21/03/2016 | The day before I leave Sri Lanka.

//21/03/2016 | The day before I leave Sri Lanka.

21/03/2016 | The day before I leave Sri Lanka.

 

感觉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再加上明天就要回到印度,就感觉,好像又要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去迎接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南印、感受高温和酷暑,以及曾经吃到再也不想吃的咖喱。
在斯里兰卡的日子一直很幸福,虽然其中有那么几天都是雷打不动的五点起床,十二点睡觉;每天遵循着“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中国人旅行社的“万物规律”之外,每天都在租住的海边小屋里享受着略带腥味的海风、迷人的大海以及温柔的阳光,借用这短暂的时间放松自己,以迎接未来更困难的挑战。
可是还没有离开斯里兰卡,下一段挑战就要接踵而至了。我的旅费快用完了。
虽然没有完全用完—-还有一万多块钱,但总觉得余下来的旅费并不能够支撑到我结束这半年的修行。事实上,有太多东西需要去了解,有太多东西需要去关注,有太多东西需要去学习,有太多东西我需要去考量,有太多东西需要去平衡,有太多东西需要去争取。

Oxygen 是我在路上遇见的一个旅伴,去年9月大学毕业的男生,总是会在路上找到机会与他人搭讪,或者是拼房的时候与我聊天,所以总给我一种停不下来的感觉。
他对于印度有出奇的好感,因此也总是就关于印度的话题来向我讨论。“印度人种姓制度真的是那么严苛吗?”“虔诚的印度教徒到底有多虔诚?”“瓦拉纳西的恒河里是不是真的有尸体?”
晚上工作的我有时候真的无法回答他的这些问题,于是只能简单的应付几句“嗯”。
但这并不是我的初衷,我希望与他分享我旅途中所有有趣的经历以及一切我所学到的知识,只是现在看来,当一个人忙碌到一定程度,并且他的左耳朵还处于“弱听”状态的时候,聊天和分享知识一定不是一个非常友好的选择。

这孩子现在正躺在房间里的另一张床上,盖着一张旅店里的白色床单(在斯里兰卡这样的热带国家里,通常都是盖床单的),两只脚露出来,发出可能是疲惫带来的鼾声。这时我突然庆幸我左耳的不灵敏是如何能帮我入眠。
明天我们即将分道扬镳—-我要去马杜赖,他要在尼干布休息数日之后坐上飞回国的班机。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一路平安。

By | 2017-12-20T10:30:22+00:00 三月 21st, 2016|未分类|0 Comments

About the Author:

嗯,这个网站是我的博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