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旅行 | Travel
13 04, 2016

离开之前 | Before leaving

By | 2017-12-20T11:02:04+00:00 四月 13th, 2016|旅行 | Travel|0 Comments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坐上去金奈机场的出租车,然后搭乘亚洲航空的飞机,前往旅程的下一站,马来西亚。 现在,我正坐在宾馆的餐厅里,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此刻,秒针每动一下,我在印度的时间就会少一秒,距离我离开,也会更近一秒。 在印度旅行了近四个月,在即将离开的这一天晚上,我的心情却真的非常平静,即使是内心里害怕面对改变的那一面,也不会像往常一样跳出来跟自己说:“这种生活状态是如此的美好,不要改变这几个月的生存状态,这种状态适合你,很棒,让你很有激情。” 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当每天在不同的床上醒来、搭上由不同人驾驶的不同交通工具、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天气里、去往不同的地方,看不同的风景、见不同的面孔、吃不同的食物、喝不同的饮料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所谓的“不同”,已经习惯了在随时都改变的生活状态里生存,前行。 有时候我在担心,当习惯了一种生活状态,我们会害怕改变;但一旦习惯了一种随时都在改变的生活状态之时,我们会不会害怕一成不变的生活,害怕在一座熟悉的城市里,在熟悉的床上醒来,跟一个熟悉的人一起生活,在熟悉的时间,熟悉的空气里,前往熟悉的地点上班,看熟悉的风景,见熟悉的面孔,吃熟悉的食物,喝熟悉的饮料。 未来无法预料,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 X,现在的担心并没有什么用。不过,这次旅行教会我的,除了如何快乐与积极的面对和解决问题之外,就是怎么样面对相聚与别离吧。“世界上没有不散的宴席”,有聚即有散,一切皆为过客,而当面对改变之时,也就勇敢起来,因为随时,你想回来,它永远都在。

6 01, 2016

异国他乡 | Another Country

By | 2017-12-20T10:57:39+00:00 一月 6th, 2016|所思 | Thoughts, 旅行 | Travel|0 Comments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远在异国他乡,但每每想到关于“家”的词汇,都会想到这样一幅画面,母亲在屋顶阳台上种菜,父亲在一边眺望不远的江面,而那只懒洋洋的狗,则往往躺在夕阳的余晖中,偶尔慵懒的打个哈欠。 在一个完全不相同的社会中,一切都是不一样的。人们起得很晚,睡得很早;他们聚在街边的茶叶摊前,端起一杯用牛奶冲泡的红茶,分享对新一天的看法;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则时不时的卷起一阵阵雾霾般的尘土,或夹杂着没有燃烧完的汽油所释放出的黑烟,扬长而去。 一切都不一样,一切都与我是想象,或是期盼的世界不一样。 好像在所有的游记与攻略里,这里都是一个“冥想与思考”的圣地,带着宗教的神秘色彩,将世间一切的烦恼与忧愁,以及任何人对于人生的困惑,都糅杂在一起之后,形成一颗舍利子,永远封存;而世界上的这片土地,最终变成了所有人眼里的一块净土,洁净、一尘不染。 当到达,并且将对于一个世界的美好梦想全都惊醒之后,才决定要去发现和挖掘这一切之中的因果原由,就如印度教中最重要的教条“因果报应”。 到达十日来,我对于这个新环境的了解,也从未知的恐惧,转变为对于嘈杂与肮脏的厌恶,再转化为渐渐尝试融入与理解这个全新的社会,我自己正在转变,对于这个社会的态度也正在更改,但我并没有做到最好。 这不是我的家,却是我期望了解、探索的一个全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