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未分类
21 03, 2016

21/03/2016 | The day before I leave Sri Lanka.

By | 2017-12-20T10:30:22+00:00 三月 21st, 2016|未分类|0 Comments

  感觉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再加上明天就要回到印度,就感觉,好像又要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去迎接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南印、感受高温和酷暑,以及曾经吃到再也不想吃的咖喱。 在斯里兰卡的日子一直很幸福,虽然其中有那么几天都是雷打不动的五点起床,十二点睡觉;每天遵循着“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中国人旅行社的“万物规律”之外,每天都在租住的海边小屋里享受着略带腥味的海风、迷人的大海以及温柔的阳光,借用这短暂的时间放松自己,以迎接未来更困难的挑战。 可是还没有离开斯里兰卡,下一段挑战就要接踵而至了。我的旅费快用完了。 虽然没有完全用完----还有一万多块钱,但总觉得余下来的旅费并不能够支撑到我结束这半年的修行。事实上,有太多东西需要去了解,有太多东西需要去关注,有太多东西需要去学习,有太多东西我需要去考量,有太多东西需要去平衡,有太多东西需要去争取。 Oxygen 是我在路上遇见的一个旅伴,去年9月大学毕业的男生,总是会在路上找到机会与他人搭讪,或者是拼房的时候与我聊天,所以总给我一种停不下来的感觉。 他对于印度有出奇的好感,因此也总是就关于印度的话题来向我讨论。“印度人种姓制度真的是那么严苛吗?”“虔诚的印度教徒到底有多虔诚?”“瓦拉纳西的恒河里是不是真的有尸体?” 晚上工作的我有时候真的无法回答他的这些问题,于是只能简单的应付几句“嗯”。 但这并不是我的初衷,我希望与他分享我旅途中所有有趣的经历以及一切我所学到的知识,只是现在看来,当一个人忙碌到一定程度,并且他的左耳朵还处于“弱听”状态的时候,聊天和分享知识一定不是一个非常友好的选择。 [...]

19 01, 2016

脚伤 | Injury

By | 2017-12-20T10:33:22+00:00 一月 19th, 2016|未分类|0 Comments

感觉自己的脚伤已经严重到了一个程度,每每走路超过一小时,一种骨头被卡住的感觉就会开始折磨我的大脑皮层,使之感觉到痛苦不堪,于是,也只能拖着受伤的左腿慢慢往回走。 虽然我并不太过多担心我左脚上的旧伤,但不可否认,它正在影响着我的运动和我的生活,以及我的旅行。我曾希望用长时间的休息来治愈伤痛,但是效果不甚理想,否则现在也不会在旅行之时拖着伤痛前行。 好在整个旅途中我仍旧有充足的时间让自己的脚得到休息 -- 我不用每天赶路,不需要在一天里花上七八个小时行走在大街上,亦不需要一次用我的双腿去面对十几公里的路途。而那些短途的,对于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威胁的路,我想我还是可以应付。例如在城市迷宫般的小巷中穿梭上一个小时,或是在不太熟悉的小镇上肚子行走45分钟,然后扎进一家咖啡馆,静静消耗上一下午的时间,亦或席地而坐,去观赏属于一个人的夕阳。  

13 01, 2016

孤独所带来的愉悦 | The feeling of being alone

By | 2017-12-20T10:41:21+00:00 一月 13th, 2016|未分类|0 Comments

群居动物,人,永远离不开其他人的关心、照顾甚至是交流。 而我,现在则在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孤独时光。窝在入住的 Zostel 青旅大厅里的沙发上整整一下午,撰写着自己的博客、微信公众号,处理着自己拍摄的照片,无视身边几位法国人大声的聊天,不顾青旅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投来的诧异眼光,独自在这里,坐上了四五个小时,滴水未进,忽然一种愉悦的感觉油然而生。 或许这就是孤独的魅力,也或许,这就是将自己隔绝在社会之外的魅力 - 虽然事实上我并没有完全将自己隔绝,而是偷偷地躲在了我所在的现实世界之外,享受着孤独给我带来的快乐,享受着在一切嘈杂与喧闹中的一丝宁静,而这些则完完全全都是我自己给我自己的。 如果这么说下去,或许这种愉悦之中,还有一些淡淡的满足感,就像在阿格拉堡里脱下鞋子,赤脚走在大殿的洁白大理石上,幻想着自己属于那个时代,那座宫殿中的某一人,享受着那时生活所带来的快乐 - 那是一种满足感。 [...]

26 11, 2015

没有题目 | Without a name

By | 2017-12-20T11:00:37+00:00 十一月 26th, 2015|未分类|0 Comments

越往前走好像就越觉得迷茫,还是等待在消磨人的意志? 在期盼着马上要带来的旅行和生活上的巨大变动,却又在害怕早已 规划好的一切不能按照计划进行,或者说,早已规划好的一切其实什么也不是。 与两个人聊过,一个旅行家,何望若;一个摄影师,严明,后者即今晨在电话里相谈半小时,两个人同时告诉我,不要给自己的行程加上一个目的,所有的事情顺其自然即是最好。 何望若在第一次出门的时候也从未想过要写一些游记之类;而严明第一次拿起相机的时候,也从未跟自己说过要拍出怎样惊世骇俗的摄影作品出来。 当我与这些人交谈和学习之后,本来期望得到更多指点与支持的我,突然更加迷茫,似乎走入了一阵团雾,眼前只剩白茫茫,只能看清近处的道路,而远处的,则陷在高光过曝似的迷茫之中。 这样的团雾,不知道有多大,要走出去,不晓得要多久。这样深陷团雾中的感觉,让一个即使不停地给自己生活寻找改变的人,也深觉不快。或许,每个人都曾经历过这一段;又或许,只是在等待和期盼中意志渐渐消磨,本来远处清晰的风景被雾霾所笼罩。 只要走出去,或者等待一阵风,便能重新看到阳光洒满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