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烧烤有一种特殊的执念。 从燃烧着带着红色的木炭上方拿下来的,仍旧发出滋滋声的肉筋,肥瘦相间,孜然的香味四溢,一口下去,苏香软嫩满口皆是。 记得在英国读书的日子里,对于烧烤实在是欠的厉害,只能从印度…
好像全世界都在讨厌广告;而广告则像一个一脸懵逼好像招谁惹谁的家伙,被人们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其实我是一个并不讨厌广告的人,毕竟这些偶尔花里胡哨的东西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给我带来充足的信息。 “这个牌子的…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由于不在国内,很多国内的事物被推到了脑后。 其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在一加论坛的明摄堂里发帖子。 离上次发帖子好像有一段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冒出了很多新人,不过其中许多都是以拍…
走的远了,有些时候也要回头看一看。 年末,又是给博客续费的日子。打开尘封已久的 http://yongjia.me ,仿佛打开了一个满是灰尘的盒子。 从2016年结束了旅行之后就没有更新博客,也没有更…
坐在飞往印度洋上岛国马尔代夫的飞机上,突然怀念起在印度和斯里兰卡的日子。那段时间里,我一步一步的从印度的北部旅行到南部,从印度南部走到斯里兰卡。 有些人说当你怀念起某样事物时,你就已经老了,可能我也已…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坐上去金奈机场的出租车,然后搭乘亚洲航空的飞机,前往旅程的下一站,马来西亚。 现在,我正坐在宾馆的餐厅里,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此刻,秒针每动一下,我在印度的时…
  感觉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再加上明天就要回到印度,就感觉,好像又要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去迎接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南印、感受高温和酷暑,以及曾经吃到再也不想吃的咖喱。 在斯里兰卡的日子一直很幸…
感觉自己的脚伤已经严重到了一个程度,每每走路超过一小时,一种骨头被卡住的感觉就会开始折磨我的大脑皮层,使之感觉到痛苦不堪,于是,也只能拖着受伤的左腿慢慢往回走。 虽然我并不太过多担心我左脚上的旧伤,但…
群居动物,人,永远离不开其他人的关心、照顾甚至是交流。 而我,现在则在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孤独时光。窝在入住的 Zostel 青旅大厅里的沙发上整整一下午,撰写着自己的博客、微信公众号,处理着自己拍摄的照…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远在异国他乡,但每每想到关于“家”的词汇,都会想到这样一幅画面,母亲在屋顶阳台上种菜,父亲在一边眺望不远的江面,而那只懒洋洋的狗,则往往躺在夕阳的余晖中,偶尔慵懒的打个…